首页 乐虎国际手机平台 图片频道 视频频道 房产频道 汽车频道 热点专题 民生地带 湘中人物 生活百科 分类信息 湘中社区 微乐虎游戏官网

首页 湘中人物 历史名人 正文

葛健豪:湘军遗孤 传奇女性

字号: 2013-04-25 08:45 作者:罗绍志 来源:乐虎游戏官网新闻网 我要评论(0)

蔡和森的母亲

在双峰县有这样一位特殊的母亲,年逾五十冲突重重阻力,倾家荡产,率儿女远渡重洋,赴法国勤工俭学。归国后,母亲继续办学,将儿女一个个培养成革命志士。儿女牺牲后,她又将孙子孙女送上革命的道路。这个伟大的女性就是蔡和森、蔡畅、向警予、李富春共同的母亲葛健豪。她用一生演绎了一个传奇,毛泽东、邓小平尊称她为“大家长”、“蔡伯母”。

葛健豪(1865.08--1943.03),原名兰英,双峰县荷叶人。她早年协助毛泽东、蔡和森发起成立中共早期组织——新民学会。后偕子女赴法国勤工俭学,是1600多名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中年龄最大的“老同学”,被当时舆论界誉为二十世纪“惊人的妇人”。她曾在湘乡和长沙两度创办女子职业学校,堪称湖南早期的女子教育家。她善于教育子女,并积极支持子女从事革命,自己亦在白色恐怖下冒着生命危险投身革命活动,人称她为“女中豪杰”、“革命母亲”。

一、名将后裔

葛健豪的父亲葛葆吾(承霖),咸丰年间入湘军,因作战有功,累官至道员(正四品)。同治二年(1863),葛葆吾新募湘勇四营(称中、前、左、右营)及亲军一营,自成一军,赴豫剿捻,是湘军中能独领一军的重要将领,归河南巡抚张之万调遣。同治皇帝曾在三次“钦令”中,指挥葛军作战。其中,同治三年四月十五日“钦令”云:

张之万已由汝州移营南阳,着即饬宋庆、葛承霖之军,由内乡等处跟追,期与楚军合力会剿。(《曾国藩全集·凑稿七》,第4082页)

同治五年正月,曾国荃任湖北巡抚,太湖北冗军,増募湘军七营(称湖北新军)。以表弟彭杏南、福建提督郭松林为大将,葛葆吾为偏将。同治六年二月十八日,彭杏南、葛葆吾战死于湖北蕲州六神港。曾国藩在日记中云:

接沅弟十九日二信,知十八日又系大败……表弟彭杏南暨葛承霖等阵亡。亲邻中在该军者甚多,想伤亡不知凡几。(《曾国藩全集·日记》,第1356页)

曾国荃在家书中则云:

杏南、葆吾皆美材,而极得力,同死一处。吾族昔从曾良佐、萧孚泗立功者,悉隶杏南部下,闻此次所丧之员将近十五人,推此可概其余余矣。(《曾国藩往来家书全编》下卷,第4082页)

湖北新军,由此全军溃败。

葛葆吾战死时,葛健豪年仅1岁零4个月,她和哥哥葛望嶔是由母亲陈氏抚养成人。幼时,葛健豪随兄读书家馆,她聪颖好学,性格坚毅,思想豁达,知书明礼。

二、回归荷叶

葛健豪16岁时与永丰蔡蓉峰结婚时,蔡家已经中落。蔡蓉峰凭借岳父葛葆吾在湘军中的战功,叔岳父葛莅吾与曾家的亲戚关系,又通过曾国藩的女婿聂缉槼在江南机器局任总办的关系,在上海机器局得到了一个小职员位子。葛健豪随夫到了上海,在此生下了第三男蔡和森。但蔡蓉峰在上海不仅学会了抽鸦片烟,还讨了小老婆。在机器局,蔡蓉峰对工人大摆官僚架子,在家里对葛健豪母子神气十足。侠义坦荡的葛兰英过不惯这种受气的日子,于1899年春天回到了娘家荷叶桂林堂。第二年,蔡蓉峰从上海回来,想把葛健豪母子接回家中永丰,但性格刚毅的葛健豪坚决不同意,蔡蓉峰只好在荷叶买下光甲堂及30亩耕地,定居下来。1900年蔡畅在光甲堂出世。

1907年,秋瑾在浙江绍兴就义,对葛健豪的影响很大。原来秋瑾的婆家是荷叶另一大户王姓,其父王黻臣与曾国藩及葛家也有远亲。1906年秋瑾从日本归国后,以借办大通学校的名义组织革命机关,曾回过荷叶向王家索取银两千两;为不牵连家族,她在荷叶宣布和家人诀别,脱离骨肉关系。当时乡里亲友不明真相,莫不骇怪,以为是疯癫。而葛健豪十分钦佩她是“智仁勇兼备的女子”,经常勉励自己和教育儿女,要做秋瑾那种有益于社会的人。第二年秋瑾在浙江绍兴被害后,尸体回乡,她与女儿们表示沉痛的哀悼。

在光甲堂居住期间,葛健豪家里也发生过一些不幸的事变;1903年她慈祥的母亲陈氏去世;1904年年仅11岁的二女儿顺熙,不幸从吊楼上跌落下来夭折;1907年22岁的大儿子蔡麟仙患白喉病死去。这些不幸事件的相继发生,她认为是光甲堂这个屋场风水不好,1908年当大女儿蔡庆熙出嫁后,便与丈夫将房子卖掉,从荷叶搬到了老家永丰镇。

三、迁居永丰

葛健豪迁到永丰,身边只有3个孩子,即年19岁的蔡麓仙,13岁的蔡和森(原名和仙)和8岁的蔡咸熙,由于家庭日趋破产,儿女们都没有继续上学业。麓仙在自家门前摆个摊子,做点小买卖;和森进蔡广店当学徒;咸熙白天帮母亲做点家务,晚上母亲教她认字。但这样安排儿女们的生活,并不是这位做母亲的心愿。当儿子蔡和森三年学徒期满后,立志要上学读书时,她欣然同意。母亲的支持,成了儿子发奋读书的动力;儿子读书的优异成绩,又给母亲带来了欢乐和希望。她什么都听儿子的,尤其喜欢儿子讲时局的变化和革命的消息时,认为这是一件转变社会风气的大事,于是带头把自己头上的“巴巴头”剪了。她的行动,曾给永丰这个小镇带来了巨大影响,使得全镇剪辫子的人很多。后来蔡畅回忆这段生活时说:“我母亲在那时候,可真是一个可敬的妇女,当1911年革命爆发的时候,她已经50岁了(实际只有46岁——笔者),但她很受革命的影响,决定不仅她的孩子们,连她自己都受到教育。”(韦尔·斯诺:《续西行漫记》)

由于革命形势的发展,她越来越感到送儿女读书的重要性。当许多新的学校在省城长沙兴办时,她决计送儿子进省城去读书。因为家庭已经破产,拿不出旅费和学费,她把自己私藏了几十年的嫁妆——一包首饰拿出来,交给儿子去典当,使儿子蔡和森在1913年远离家乡,走上了读书救国的道路。

葛健豪不仅积极支持儿子读书,还支持女儿同封建习惯势力作斗争。在当时,别的人家都把女孩关在房内,遵守着“娘家做女,莫出闺门"的古训,她却让女孩蔡咸熙到外面跟男孩子一起玩;别人家的女孩儿几岁时就要缠脚,她不这样做,所以蔡畅(咸熙)从来没包过脚。特别是1913年夏,蔡蓉峰为5000元银洋的聘礼,要把年仅13岁的蔡畅卖给一户地主做小媳妇时,她更是十分气愤,激励女儿同父亲抗争。为了女儿免遭迫害,她要女儿躲到长沙的一个亲戚家去。正是由于有这样的母亲支持,年幼的蔡畅顺利地来到了长沙,在那里找到了哥哥和森,不久就入了周南女校体育专科,开始走上了新的生活道路。

紧接而来的是蔡蓉峰的离家外出,丢下家里不管。但葛健豪对于这件事一点也不觉得难过和惋惜,而是考虑自己应该怎么办,能不能像秋瑾那样,彻底打破封建的枷锁,走自由解放的道路。

正在这时,蔡和森从省城回到家里,鼓励母亲同儿女一道去长沙寻求新知识。和森告诉她,省城有个女子教员养成所,是专为女子教育培养师资的速成学校,只要有高小文化基础就可以报考。学校免收学膳费,经过两年的学习后,就能担负女子教育。她觉得自己如能致力于女子教育,确实是有益于社会的事。于是,她要求儿子在下个学期带她去考考那个女子教员养成所。并打发儿子到衡山去把已经出嫁的大女蔡庆熙接回来,一道进省城去读书。

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

Tags:葛健豪 湘军遗孤 革命志士 女子教育家 革命母亲

责任编辑:罗铮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