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乐虎国际手机平台 热点专题 湘中人物 民生地带 视听乐虎游戏官网 吃喝玩乐 湘中社区

首页 湘中人物 历史名人 正文

陈天华:难酬蹈海亦英雄

字号: 2012-04-27 17:33 作者:杨德湘 李大鹏 李耘 来源:乐虎游戏官网新闻网 我要评论(2)

近代民主革命者——陈天华

陈天华(1875~1905),原名显宿,字星台,又字过庭,号思黄,新化县荣华乡人。1896年入新化资江书院,1898年入新化实学堂(今新化县一中)。1903年留学日本,参与组织“拒俄义勇队”和“军国民教育会”,次年回国参与组织“华兴会”,筹备发动长沙起义。1905年,在东京与宋教仁创办《二十世纪支那》杂志;辅佐孙中山筹组同盟会,担任书记,起草《革命方略》;《民报》创刊后任编辑,参与对康、梁保皇派的论战。同年12月8日,为抗议日本政府颁布的《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》,在日本东京大森海湾愤而投海殉国,时年31岁。1906年春,其灵柩运回长沙,公葬于岳麓山。他一生救亡图存,宣传革命,是辛亥革命时期杰出的鼓动家和宣传家。所著《猛回头》和《警世钟》两书,成为当时宣传革命的号角和警钟。

少年壮志

1875年3月6日(农历正月二十九)陈天华出生在新化县知方团(今荣华乡)下乐村(今小鹿村),兄弟3人,他排行第三。2岁丧母,家境贫寒,父亲陈善是一个落第秀才、乡村塾师。天华5岁起由父课读,他天资聪颖,学习刻苦,同时替人放牛或提篮叫卖,过着半流浪生活。他在当小贩卖糖果时,因迷读古典小说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等,糖果常被人取食,不知计值收钱。宋教仁评价他“性敦笃,善属文”,“不事家人生产作业,虽箪瓢屡空,处之怡然。”9岁嗜读《左传》、《资治通鉴》,尤爱民间说唱弹词,经常仿效这些文体编写短篇通俗小说与山歌小调,很受乡亲们的欢迎,一时都称他为“神童”。

陈天华“少时即以光复祖国为志”对清朝封建专制、民族压迫深为憎恶,遇人称颂曾(国藩)、左(宗棠)、彭(玉麟)、胡(林翼)效力清廷之功业者,辄鄙弃不顾;对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和农民起义首领,却十分赞赏和崇拜。他16岁时,有一天路过驿亭,在墙上挥笔题写了“莫谓草庐无俊杰,须知山泽起英雄”的诗句,抒发了他澄清天下、救亡图存的志向。

陈天华就读新化实学堂时,有一次作文比赛,题目为《述志》。他略加思索,一挥而就,第一个交卷,被评为一等第一名。他仅用100多个字就写出了主张政治改革的志愿:“大丈夫立功绝域,决胜疆场,如班定远、岳忠武之流,吾闻其语,未见其人。至若运筹帷幄,赞划庙堂,定变法之权衡,操时政之损益,自谓差有一日之长。不幸而布衣终老,名山著述,亦所愿也。至若徇时俗之所好,返素真之所行,与老学究争胜负于盈尺地,有死而已,不能为也”。

教师罗仪陆阅后,大加赞赏,提笔在卷旁写了两句批语:“狭巷短兵相接处,杀人如草不闻声。”还加了一个眉批:“少许胜人多许”。

奋猎书林

1895年,陈天华的父亲陈善到新化县城谋生,住资江书院。陈天华随父迁居,常到资江书院旁听。一天,院长邹苏柏批阅作文,见陈天华那篇几千字的文章写得非常精辟生动,便破例允许他借阅书院藏书。一部《二十四史》,半年多就被陈天华“整日整夜细心研读”完。他“每读书至奸佞乱朝、夷狄猾夏,制度废弛之所由”处,常掩卷长叹,忧愤不已。

邹苏柏爱才心切,对新化巨绅陈御丞说:“你们族里出了个奇人,你当周济周济!”他介绍了陈天华的非凡才干。陈御丞爽快地答应了,当即立了一个折子,每月供给陈天华三斗米、一串钱。从1896年至1897年,天华正式就读资江书院。自此,他不必为生计发愁了,把全身心都投入到读书上去。他一方面学习中国文化,一方面研究中国现状,富国强兵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地燃烧在心头。

1897年10月,湖南巡抚陈宝箴倡导新学,在长沙创立时务学堂,陈天华被录为外课生。他勤奋学习学堂规定的经学、子学、文学、西学等课程,尤其潜心钻研西方新学,很快就成了外课生中的尖子。次年春,与长沙时务学堂“作桴鼓之应,实开湖南七十二州县之先声”的新化实学堂开办,陈天华以优异成绩考入该校,在此就读两年。他博览新学群书,广涉中西史志,“拾阅新学中书报残纸,慨然欲任天下事”。维新运动的潮流,促使他对祖国历史发生浓厚兴趣。为读《资治通鉴》,他几乎废寝忘食。在进步教师指导下,陈天华努力“研究历史兴衰之故,方舆夷险之道,与典章制度之源”,往往多有所感,“下笔便数千万言”。他“每读中西史书,于兴亡盛衰之感,则涕泗横流”。他常与同学讨论民主自由平等政治学说,见解新颖,“为时流所侧目”。奋读、求新、求变,改革现状,成为陈天华一生不渝的追求。

忧国不娶

1898年9月8日,《湘报》149号刊登了《新化县童生陈天华等<公恳示禁幼女缠足禀>并批谕》。陈天华等大声疾呼:“为禁革敝俗,恳示通行,事禀妇女缠足,于古无征……害及天下万世”。要求政府“出示晓谕,以觉愚俗,而变颓风,则不惟二万万女孩馨香顶祝,而强种保族之举,亦略见一端矣”。当时,梁启超这样描述了受维新运动影响的年青一代,“湖南民智骤开,士气大昌,……人人皆能言政治之公理,以爱国相砥砺,以救亡为己任,其英俊之才,遍地皆是,其人皆在二、三十岁之间,无科第,无官阶,声名未显著者,而其数不可计”。陈天华正是这些青年中的杰出代表。

1900年春天,陈天华到长沙岳麓书院求学,6月,因父亲去世,他星夜徒步回家奔丧,由于过度悲痛,得了一场大病。第二年,他继续在新化实学堂读书,成绩优异,写文章更是出了大名。有位有名望的地方官员非常器重博学多才的陈天华,想将爱女许给他为妻。这时,陈天华已是26岁的大龄青年,从祖父、父亲到他,都是一脉单传。按照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的古训来衡量,他是该娶妻生子了。可是陈天华却没有成家的打算,他说:“‘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!’天下方多故,安能再以儿女私情累我乎?国不安,吾不娶!”这位地方官听了,对他更加钦佩。

血书醒世

1903年3月,陈天华由新化实学堂资助赴日本留学,入东京弘文学院师范科。同年4月,沙俄妄图吞并我国东北,向清政府提出了7项要求的“密约”,俄国代理公使声称要“断然取东三省归入俄国版图”。4月29日,我国留学生在东京锦辉馆召开拒俄大会,黄兴、陈天华到会演讲,并提议组织了有500人参加的“拒俄义勇队”(后更名为“拒俄学生军”),准备开赴东北,与沙俄侵略军决一死战。几天后,参加者超过1000人。陈天华一方面积极参加实弹射击、军事操练;一方面积极宣传抗俄保国。他咬破左手中指,写了几十封《敬告湖南人》、《复湖南同学诸君书》的血书,邮寄湖南各校,大声疾呼:“要革命的,这时可以革了;过了这时没有命了!”

“苟万众一心,舍死向前,吾恐外人食之不得下咽也。中国之存亡系于诸君,诸君而以为中国亡,则中国亡矣;诸君而以为中国不亡,则孰能亡之?”

血书抵湖南,抚台赵尔巽“亲临各学堂,将天华血书宣布,并揭之官报,令各府、州、县开设武备训练所”。听者为之激昂,各地纷纷办起武备训练所。“拒俄学生军”不久被清朝驻日公使蔡钧下令解散,5月11日,黄兴、蔡锷、陈天华等以“拒俄学生军”为基础,新成立另一个革命团体“军国民教育会”,以“养成尚武精神,实行爱国主义”为宗旨,由拒俄御侮转为武力反清。

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
Tags:陈天华 猛回头 警世钟

责任编辑:姜友富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