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

片羽时光里的那位过客

2018-09-27 17:57 乐虎游戏官网新闻网 刘艳

“那比鸟儿更为轻盈之处和大地再次相连,这违背神的功绩的雨水,

落在地上,变成一面面镜子,记忆我们的情感,再把它们揉合在一起,

待到太阳露出眉角,那储存着无数美好与痛苦的水洼就回到了云中

多年后,它再次为我们拉上帷幕,

你是否又能随着它嗅到那年。

恍惚的心情——它已被清洗得那般纯净。”

那年时过中秋,秋雨淅沥缠绵如烟如幕,如这两日的雨。门前去往市场的路湿润斑驳,那时的我会在途中一处碎石堆处驻足停留,这里有不少多年前修路剩下的碎石子,有些被植物遮盖,有些包裹着青苔,胡乱堆放着俨然像个乱石岗。我是去看石堆间那堆草垛铺盖和他,是否还在。

早些时候经过这堆乱石会看一个“”有趣“”的人,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,不知姓甚名谁也不知何处人氏。他举止谨慎不善言语,或者也可以说是无人会想去主动与他攀谈。说他有趣,因为他虽神神叨叨,但在那个夏季的某日,我们惊奇发现他竟搭起了一个简单的草垛铺盖,午后、夜间、雨里,都在里头猫着。

时间久了,也有几个好奇的人会去试着了解他,我想,生活往往不尽如人意,大概是一次变故使他落魄于此。他说自己是个游魂,打哪来早已模糊不清,往哪去也不再重要。没料想到他思绪竟与常人无异,是能正常交流的。

他饮晨露食残羹,不主动讨扰他人也不拒绝他人施舍,终日自顾自地忙些在我们看来无关紧要的东西,突然觉得至少他精神是自由的,或许他也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也曾想寒梅笑看迎春雪。

大约是入秋时节,秋老虎余威正盛,一日见他神情痛苦抱着左腿,止不住地在摇头,走近一看他腿上鲜血直流,突而他又坐起,把腿伸直放在烈日下晒着,就这么晒着,再后来,就不见他人了。后来听闻那天,有救护车把他接走了,之后又有流言说到他家境本就富裕,只是出来走一遭,现在该是回去了。

这样的一位过客,匆匆来到我这片羽时光里,又匆匆向前继续赶路。我们这一生会遇见多少人,多少转身过客,不奢望能一起走多久,努力让自己坦然知足,珍惜每一个情真意切的瞬间。当天空只留下了烟花的残骸,当桌面上只留下了蜡烛的眼泪,一切都过去了,谁又是谁的过客?当一切归于平凡,我会问,过不好这一生,怎对得起自己。

责任编辑:曹向潮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